《驳内卷论》

2021年1月12日 作者 fengjx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突然特别想写点东西。

为什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跳楼、自焚、猝死,会让远方的我们无比悲悸?

因为共情啊。

我们每个人都和为讨薪自焚的他一样,有亲人,有孩子,即使加班到再晚,回家也能看到自己妻子,或者自己年迈的父母。

但是现在,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

他的儿女再也看不到父亲的笑脸,他的父母可能会对着空荡荡的房屋,一坐就是一整天……

为什么,很多人被潜规则、被压迫、被“自愿”996之后,不会反抗?

因为他们还有家庭,他们还要生活啊。

其实成本也不是那么高,不是说今天被辞退明天我就要露宿街头,那不是生活,那是戏剧化的文学作品。

可是今天不加班,也许被辞退后我就要好久才能找到工作,我就报不了孩子喜欢了很久的兴趣班、没有办法让孩子顿顿吃到肉。

可是今天反抗潜规则,也许这个月的工资就会被以各种理由扣掉,也许我会被穿小鞋,永远也不能在公司更进一步。

没有人渴望内卷,我们只是想要更好的生活。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难道连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都没有吗?

我一直很讨厌内卷这个词,打工人有资格内卷吗?

今天我不加班明天就要被辞退,所以所有人都开始加班,996变为了常态,是因为打工人的内卷吗?

石崇每要客宴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饮酒不尽者,使黄门交斩美人。王丞相与大将军尝共诣崇,丞相素不能饮,辄自勉疆,至于沈醉,每至大将军,固不饮,以观其变。已斩三人,颜色如故,尚不肯饮。丞相让之,大将军曰:“自杀伊家人,何预卿事。”

那些被斩的女子,是改怪石崇,还是怪大将军王敦?

我今天握着一把刀,跟你说你要是不把你母亲杀了,我就把这一个班级的小孩全都杀死。你拒绝我,我应该谴责你残忍吗?

如果削减一些代价呢?

我今天握着一把刀,跟你说你要是不把你家所有钱都给我,我就把这一个班级的小孩全都杀死。你拒绝我,我应该谴责你残忍吗?

我今天握着一把刀,跟你说你要是不给我两万块钱,我就把这一个班级的小孩全都杀死。你拒绝我,我应该谴责你残忍吗?

我今天握着一把刀,跟你说你要是不跪下求饶,我就把这一个班级的小孩全都杀死。你拒绝我,我应该谴责你残忍吗?

看,相同性质的事情,因为严重程度的改变,可能你的观感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再推而广之呢?如果我只是想帮你倒个垃圾呢?你不让我帮你倒垃圾,我就要杀死成千上万的人呢?

这个时候,难道你不同意,就有错了吗??

制定规则的是我,杀人的也是我,与规则下苦苦求生的人们,能有什么关系啊。

今天我的加班,究竟是因为打工人的“内卷”,还是因为资本家的剥削呢?

内卷的永远都不是打工人,是资本家啊。

甲公司今天让员工加班十小时,乙公司今天让员工加班二十小时,甲公司就觉得亏了啊。

对,没错,打工人是资本的帮凶,可是呢?

我只是想能更好的生活,只是想让孩子买得起他们想买的东西。

而推翻整个系统、联合所有工人、再分配利益的难度,远远大于加班。

所以,现在的我,为了生活屈服,无可厚非吧。

我难道连追求幸福的权利都没有吗?

别偷换概念,资本家追求的可不是自己的幸福,他们追求的是资本的升值。

(Q:如果对资本家而言,资本的升值就是幸福,我们该谴责他们吗?

A:应该谴责。资本家追求的资本升值,靠的是劳动人民的不幸福。

Q:可是劳动人民内卷也影响了别的劳动人民追求幸福啊?

A:你看,我刚刚说了王导的事情。资本家是规则的制定者,是剥削的发起者。而劳动人民则是规则下的求生者。你如果非要说打工人的内卷影响了别的劳动人民追求幸福,他也是通过了资本家的规则影响的,是资本家制定的规则,是资本家进行的剥削。)

所以说,我们996到底该怨谁?

怨资本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