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抢占语言高地

2021年2月23日 作者 fengjx

人类创造了语言,用语言来表达彼此的想法。

我把我的想法转换为语言,你阅读我的文字或者倾听我的声音,去理解我的意思。

可是自然语言不是计算机语言,自然语言具有多义性。除了“实数”,“加法”这样指代明确的词汇,大部分词汇是不能用其他词汇准确概括的。

我来举个例子吧,“道德”。

“道德”这个词经常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可是你能用准确的话语去描述一下,什么是道德吗?

或许你只能模模糊糊的说,“道德是一些我们需要遵守的东西“,也或许你会稍微明确一点,”道德是人类倡导的一些行为准则“

其实这不算明确,道德是哪些倡导的行为准则呢?人类为什么要倡导这些行为准则呢?

就算这是明确的,你理解的“道德“,也不完全等于其他人的“道德”。

所以,当别人说出“每个人都应该遵守道德“的时候,

有的人会想,”他说的对啊,那些我们倡导的价值观对社会有益,我们应该遵守。“

有的人会想,“遵守是不是意味着不能违反?我快要死了,去偷一块面包,这时还应该遵守道德吗?”

有的人会想,“他说的没错,其实就算我在快饿死的时候去偷一块面包,这也符合道德“。

每个人对“道德“和”应该“的词汇理解不一,就造成了很多的理解偏差。

在[想法]à[文字]à[想法]的这个过程中,有太多太多的误差,所以你很难理解别人的真实想法,只能用一部分合理的想象去填补这个空白。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利波特,文学作品本身就具有多义性,你的理解和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几乎不可能完全相同。当然,学术著作除外。

所以诗歌是文学上的明珠,因为诗歌可以让你尽情的想象,诗歌用无以伦比的模糊去构建了一个每个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的世界,而后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中进行二次创作。

读者也是作者。

这种模糊很多时候是人类的巨大优势之一,让艺术的火焰在社会中凶猛的燃烧,但很多时候,这种模糊也是我们的巨大劣势。

举个例子,各国语言的翻译。

前两天我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讲“民主“和”democracy“。

我们语境中的“民主“,有点”人民当家作主“的意思,亦有”人民万岁“,”人民是国家的主义“之类的意思。

但是西方的”democracy”呢?

借用知乎答主 @长风 的一句话

“democracy核心特征是以多为胜、以众暴寡。是有固定的demos“支持”/养活的,从奴隶主到封建领主到“议员”的“代表”的cracy,跟“人民当家做主”有个毛线关系?“

或许,“democracy“不应该翻译成民主,应该翻译成“票主”?

不然我们就会自然而然的为西方制度附加上一层“人民万岁“的光环。

这个战场啊,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了。

其实除了翻译,很多文字的理解也很重要。

举个例子,西方社会很多时候好像已经和“文明“挂上了钩,在这种情绪影响之下,”美国人不吃狗肉“,加上”美国人文明“的影响,就会有人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吃狗肉等于不文明。“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想?看看某官媒文章标题,“吃狗肉是不文明现象,我们应该像西方看齐“

好家伙,可是西方真的文明吗?

我们看到西方德州,暴风雪之下,穷人用不起电,很多人去翻垃圾桶找吃的,甚至还有人因为寒冷而在家中冻死。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自诩人类社会灯塔的美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不敢相信这就是所谓的“民主“,这就是所谓的”文明“?

说到这里,文明又是个啥?

灯塔已经陨落,文字和解释权的高地,该我们去占领了。

Democracy不再是民主,是票主;

Freedom of expression是表达观点的自由,是推特封禁特朗普的对立面;

西方的选举制度是弱肉强食,有资源、有媒体宣传、有资本支持的人一定获得胜利的制度;

记住哦,德州议员说,“我们不会去救灾,那是社会主义做的事“,觉得”救灾不是政府的义务,人民应该自己想办法“

然后有人在家中被冻死,有人吃不上饭,富人能用尽情的使用被提高了一百倍的电价…….

这就是西方的“人人生而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