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是什么?

2021年2月23日 作者 fengjx

辩论是个啥?

其实自加入学院辩论队起,就一直不太明白辩论的意义和目的。

为了锻炼逻辑思考能力?为了加快反应速度?那玩意,谁都知道是队长招人的时候瞎白活的,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而且,这是辩论的好处而不是辩论的意义)

我很想知道,我们的辩论,究竟在辩个什么东西?

古代,中国有高僧儒士对坐辩经,有西方法庭辩论、议员辩论,“辩论”这个形式自古至今流传下来,必有其存在的意义和背后蕴含的东西。

我看到腾讯网某篇文章有一个观点很有意思,“现代的辩论赛强调的是竞技性,古代的所谓“辩论”强调的是一种辩证性的思维方式。”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我们真的只是在为一个竞技运动而努力训练吗?

举个例子吧,关于人性本恶和人性本善。

这个话题从几千年前就开始讨论,讨论了几千年还没有结果,直到狮城舌战,有一次的辩题还是这个。

可是我很不理解一个问题,辩论双方对于“恶”和“善”的定义相同吗?如果不同,那他们探讨的还真的是这个话题吗?

人类创造了语言,用语言来表达彼此的想法。

我把我的想法转换为语言,你阅读我的文字或者倾听我的声音,去理解我的意思。

可是自然语言不是计算机语言,自然语言具有多义性。除了“实数”,“加法”这样指代明确的词汇,大部分词汇是不能用其他词汇准确概括的。

我来举个例子吧,“道德”。

“道德”这个词经常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可是你能用准确的话语去描述一下,什么是道德吗?

或许你只能模模糊糊的说,“道德是一些我们需要遵守的东西“,也或许你会稍微明确一点,”道德是人类倡导的一些行为准则“

其实这不算明确,道德是哪些倡导的行为准则呢?人类为什么要倡导这些行为准则呢?

就算这是明确的,你理解的“道德“,也不完全等于其他人的“道德”。

所以,当别人说出“每个人都应该遵守道德“的时候,

有的人会想,”他说的对啊,那些我们倡导的价值观对社会有益,我们应该遵守。

有的人会想,“遵守是不是意味着不能违反?我快要死了,去偷一块面包,这时还应该遵守道德吗?”

有的人会想,“他说的没错,其实就算我在快饿死的时候去偷一块面包,这也符合道德“。

每个人对“道德“和”应该“的词汇理解不一,就造成了很多的理解偏差。

我们所探讨的辩题同理啊。

我们探讨的究竟是“善”和“恶“的定义,还是人类出生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所探讨的语言的表达意义,还是一个事情应有的道理?

《认识辩论》里说,我们辩论的主要目的是让对方认同你的观点,也就是讲“道理“。为什么一个事物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他不能是别的样子?这个事物对我们有没有损害?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些是我们要讨论的最终的东西。

但是,我们是用语言来进行讨论的,在双方统一定义之前,没有办法进行合理有效的讨论,所以一般辩论赛的第一步都是打定义。

我又看了一本书,叫做《语言哲学研究》,其中有一个观点,哲学是伴随着语言的。

我们在把大脑中的想法翻译成语言,别人把语言翻译成想法这个过程,也是在向哲学靠拢的过程。

哲学一词最早出现于古希腊语,是“Philesophy”,由“philo(爱)+sophia(智慧)”构成,哲学本身就是对智慧的崇尚,王寅教授提到,“Philesophy”可以总结为“爱智慧、尚思辨、重探索、求真理”

我倒认为,这四句话和辩论的意义恰巧不谋而合,怪不得古代的贤人的哲学家们总是以辩论作为自己传播思想的手段。

哦那我明白了,辩论的意义或许就是进行一种对真理的探寻,也许我们永远无法达到真理,但我们可以在争吵、思辨、言语的交锋中,完善自己的理论,尽可能的去追求这个真理。

但是说实话,当我找了一堆书,草草看了一眼之后,总觉得大部分的书都是在讲辩论的技巧,我就认为,如果太过于注重技巧而轻视思考,就有点本末倒置了。击败对手的东西应该是完善的理论,而不是一些技巧。

再到后来,我真的把《认识辩论》读完之后……

好家伙,标题是“辩论的技巧”,里面讲的是“如何更高效的思考”和“如何更高效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当我没说刚刚的话……

在辩论场上,无论是哪种赛制,每一秒都是无比宝贵的。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技巧去更高效的让评委接受我的观点,更高效的回应对方的观点,这也是我们学习辩论技巧的原因。

不过,如果抛开辩论赛场来说(对于自己方薄弱的点需要避开,毕竟目的是赢),大家在一起为辩论做准备的时候(讨论的时候),大家还是会回应对方的每一个问题,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目的是探讨这个事情“到底是对是错”。

就拿这次的辩题举例,“人有没有表达偏见的权利”。

“偏见”是什么?

“对事件了解不全面时产生的见解?”那我们可能会对事情由全面的了解吗?什么程度的了解才叫全面了解呢?如果没有人能全面了解一件事情,我们是不是就该完全闭嘴,一句话不说了?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偏见?

我们该如何判断别人发表言论时是否对事情有全面的了解呢?如果判断不了,我们又该如何限制呢?权利又是什么?权利是“该不该做什么事情”吗?是“能不能做什么事情”吧?我有做某件事情的权利,是说我“可以”去做这件事情。如果一个事情根本不可能限制,也就是所有人都有了做这件事的权利?

停,想到这里,我脑袋已经懵了。

这也是我每次拿到辩题的第一反应,定义是个啥啊?我该怎么定义啊?

每个想法都有道理,每个想法都漏洞百出。

最后,在几天的准备时间里,把所有嘈杂的想法汇成小小的几条的论点,小小的几个逻辑链,并在赛场上尽可能的表达出来……

你看,我又肤浅了不是?这么分析下来,也许辩论赛的目的,也就是探讨这个问题的真理吧。